新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正义的使命 > 正文 第1879章 信心就是底气

正文 第1879章 信心就是底气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郭启安沉吟良久,拖长声音说:“查,肯定要一查到底,这是省委一开始就定下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们也要考虑其他方面的因素。燃气爆炸事故的罪魁祸首是文光县燃气公司无视规范操作,工人蛮干所致,这点毋庸置疑,也是事故调查组一致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说的建设施工期间,型材以次充好,这需要有确凿的证据支撑。”

    “元朗同志,文光的爆炸事故,上面很重视,我已经陆续接到有关领导的电话,过问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瞒你说,这件事让省委很被动,我也头疼。如果我们由浅入深,掀开更大的盖子,要看时机,要从长远和大局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以现在形势,我看暂时先调查文光县燃气公司违规操作问题,其他方面,要缓办,至少目前条件还不允许。你说呢?”

    郭启安的话,厉元朗要充分权衡。

    他代表的是省委的意见和态度。

    不光郭启安,来文光之前,钱载进同样打来电话,过问爆炸事故。

    钱载进除了要求洛迁省政府全力处置事故的方方面面,同时提出,面对这种突发的重大安全事故,也是考验政府应变能力和应变策略。

    处理好与不好,将直接影响政府形象。

    要求厉元朗务必把各方面因素通盘考虑进去,要让死伤者及其家属满意,让人民群众满意。

    厉元朗有理由相信,郭启安和他一样,压力巨大。

    既然郭启安发话了,厉元朗只能暂且压下高千林的新邦公司,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别看厉元朗身为洛迁省的二把手,可有的时候,照样存在不得已。

    回忆往事,岳父的教诲,就连岳父那个级别,都有过这种无奈。和岳父相比起来,自己不过是小巫见大巫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推移,文光县燃气爆炸事故的热度,渐渐冷却。

    但省政府却没有停下后续调查的脚步。

    厉元朗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王若勋按照厉元朗的要求,请来这方面的专家学者,依据从现场拿来的样本,还有相关数据研判分析。

    得出的结论,和厉元朗的判断基本吻合。

    燃气主管道的型材材质,不符合标准要求,检验结果不合格。

    这可是实打实的证据。

    厉元朗手拿检验报告,主动联系赵兴,他要尽快面见郭启安,商量这件事的处理意见。

    郭启安看着检验报告,脸色顿时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“高千林实在可恨,竟然以假充真、以次充好。事关人民群众安全于不顾,这种卑鄙商人,必须严惩。”

    将检验报告使劲拍在茶几上,郭启安正言正色的说道:“元朗同志,我支持你按照这条线索查下去。省委的态度一如既往,严查严办,绝不含糊!”

    但他也委婉的提醒厉元朗,要注意方式方法。

    拿到郭启安的这把尚方宝剑,厉元朗有了底气。

    不过,郭启安再次提示厉元朗,有关发展远景的那份《计划》,要求省政府尽快刊发出来。

    厉元朗嘴上答应,心里仍旧有疑问。

    省纪委书记简来意走进厉元朗的办公室,是在五天之后的下午。

    他是接到厉元朗的电话匆匆赶来。

    简来意五十五岁,身材魁梧,浑身上下透着威严气势。

    厉元朗起身,从办公桌后面绕出来。

    和简来意握手打招呼。

    说起来,厉元朗和简来意见面次数有限。

    主要是简来意的工作重心在省委那边,除了厉元朗上任伊始有过交集,再不就是省委开会时,彼此能见个面。

    简来意接到厉元朗的电话,心里直犯嘀咕。

    这位厉省长找他是何用意?

    纪委的工作,不隶属于任何部门,但服从同级党委和上级纪律检查委员会,属于双重领导。

    厉元朗所在的省政府,不是省纪委的上级。

    不过,考虑厉元朗在省委担任副书记的身份,也是简来意妥妥的上级。

    因而,厉元朗要见他,简来意没有反对的理由。

    毕竟是省委常委,一个班子成员。

    厉元朗没有托大,将简来意让进沙发里坐下。

    开门见山的直接道出他的目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来意书记,请你过来,我想问一下,省纪委有没有接到反映奂宁市主要负责同志的举报?”

    简来意很快反应过来,何谓主要负责人?无非就是市委书记马宇和市长尤维根。

    “有一些,不知道厉省长指的是马宇同志还是市长尤维根。”

    厉元朗直说:“他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简来意稍作停顿,思索道:“都有。主要是马宇同志的稍微多一点,尤维根的嘛……也有几件。”

    “集中在什么方面?”厉元朗认真问道。

    据简来意介绍,马宇的问题比较分散,归纳起来,主要有几个方面。

    一个是,马宇作风霸道,在奂宁市委说一不二,容不下反对意见。

    这与他的工作履历有很大关系。

    马宇是从基层一步步走到今天位置,长期担任书记,养成他一言九鼎的霸道脾气。

    二一个,反映他任人唯亲。

    给他写赞歌的劳敏,几年时间就从一个岌岌无名的小科员,升任到现在的市委宣传部副部长,就是个明显例子。

    第三个,马宇纵容家属亲戚做生意,尤其他妻子的表哥文焕山,在奂宁市可以说呼风唤雨,无所不能。

    他经营的挚友咨询公司,打着咨询幌子,却从事其他方面的生意。

    举报信里面指出,文焕山甚至将手伸向了奂宁市的人事变动。

    在奂宁地界,有谁想要更进一步,只要向挚友公司奉送一笔丰厚咨询费,大多会心想事成。

    奂宁市民间有个说法,背地里,都管文焕山叫“地下组织部长”。

    最后一点,反映马宇私生活混乱,和多名妇女保持不正当关系。

    据说,他有三个私生子女。

    关于尤维根,总结起来只有一句话,能力平庸,水平有限。

    作为市长,对马宇俯首帖耳,从不敢冒犯。

    听到这些,厉元朗面色一凛,问道:“你们纪委都予以调查核实了吗?”

    简来意搓了搓双手,感叹道:“马宇和尤维根的情况,我向郭书记作了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郭书记什么态度?”厉元朗又问。

    简来意如实相告,“总体而言,郭书记支持纪委暗中调查马宇和尤维根。不过,郭书记一再提醒,要我们慎重、慎重、再慎重。”

    “郭书记的意思,虽然有人举报马宇,但奂宁市这些年的发展情况有目共睹。从全省排名倒数,到如今的中游,奂宁只用了三年时间,是一个奇迹。”

    “从而得出结论,马宇的能力是有的。而且郭书记还认为,马宇雷厉风行的作风,大刀阔斧的改革精神,难免得罪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人怀恨在心,肆意捏造事实,恶意报复,要求我们纪委都要考虑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尤维根,郭书记觉得,奂宁市取得一定成绩,没有市政府的配合,很难办成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,我们在调查马宇、尤维根的时候,是有压力的。”

    厉元朗往后靠了靠,“嗯”了一声,“如此说来,省纪委还是对马宇和尤维根展开了调查。结果怎样?”

    简来意自嘲的苦笑,总结出八个字,“证据不足,停滞不前。”

    这样结论,厉元朗并未感觉意外。

    他做过纪委书记,多年反腐经验使他懂得,纪委想要查办一个人,只要用心去查,肯定水落石出。

    只是从简来意的表情中,厉元朗感受到他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之间相处较短,有些话简来意不可能如实相告。

    要想查明真相,需要时间,更需要耐心。

    今天把简来意叫来,厉元朗就是想让对方知道,他厉元朗已经注意到了马宇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厉元朗又是在办公室忙到九点多钟。

    他伸了一个懒腰,一看时间这么晚了,正打算起身的时候,自己那部私人手机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一看号码,竟然是廉明宇。

    搞不懂,这位廉大省长怎会这么晚了给他打电话。

    难道有急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