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星辰之主 > 正文 第八百七十四章 难收场(中)

正文 第八百七十四章 难收场(中)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第八百七十四章 难收场(中)

    夜色深沉,却因断续穿插进来的警笛声,显得躁动不休。

    好像是被惊扰的梦中人,无意识踢动被单,现实中抽搐,梦境里挣扎。

    临街的一个破落房屋里正亮着灯,却寂静无人。再往下一段距离,幽暗的地下室里,却有两个人贴靠在一起,其中一位伸手掐住了另一个人的脖子,将他抵在墙上,单臂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被掐住脖子的可怜虫不断蹬腿,从喉咙里艰难地挤出话音:

    “头儿……饶命。”

    “请叫我帕瓦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帕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慢了。”

    帕瓦随手掐断了那家伙的脖子,然后松手。

    死者摔在地上,发出沉闷的声响,肢体做最后的抽搐。

    帕瓦再懒得再看,走到一旁,对着墙上斑驳裂纹的镜子,稍稍整理容貌。

    其实,以他的形象,整理与否,没有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他身形削瘦,头发半长,挂着络腮胡,一看就是许多没有打理,身上衣服也不讲究,好像是街上随处可见的流浪汉。眼睛很大,有些外凸,或是年龄到了,眼袋不小,给人一种睡眠不足、营养不良的疲惫感。

    但是他对着镜子,笑得很灿烂,以至于展现出不太正常的亢奋。

    “爽啊!”

    好像回到了七年前,高能潮汐到来之时。

    那时候,现在主政一方的康家还没出头,东七二五区周边乱成一锅粥,真是肆无忌惮,随手就能杀人,丢到街上也没人管。

    可惜,当初就是太任性了,错失了很多机会,才沦落到给人抗黑活的地步。

    现在也是。

    任性的代价,就是四面楚歌。

    要说后悔,肯定是有点儿。谁乐意把自己塞进这种超级被动的局面中?

    可这种时候,又有奇妙的自我膨大感呈现了出来,他闭上眼睛,却分明能够“看”到周围幽暗的世界,远处的警笛、地上区域电器的低鸣、死者最后抽搐与墙角的摩擦声乃至快速爬过的蟑螂的细响,都转换成细腻清晰的信号,为他所收集、解析、还原并重构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明显的感知提升,就好像灵魂出窍,俯瞰着这个世界……也拿捏着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是的,就是这种感受,前所未有。

    而之所以能够拥有,是因他强行脱离警方围堵的时候,长进了!突破了!

    多么奇妙的感受,以前只有高能潮汐到来的时候,才会有类似的感觉。

    以至于在“低潮期”,只能寻找、追逐那些局域性的潮汐,不论好坏,只看“胃口”和运气,以至于吃得再饱,也是一种滞重感。不像是现在这样,好像在狂风巨浪中轻盈上下的弄潮儿。

    这样的,才叫掌控。

    所以,一定是有某种预见、是突破的前兆,驱使着我!

    帕瓦给了自己一个能够接受的理由,并很快就对此深信不疑,因为他的突破是确凿无疑的。

    当然,受伤也是实实在在的,哪怕是最后从警方的围追堵截中逃出来,也非常狼狈。

    他尝试给之前的手下发信息,以获得帮助,结果意外又不意外,他被卖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现在是东七二五区排名前列的通缉犯,赏金丰厚,只是提供线索,就能让那些在城区城郊里晃荡的“老鼠”,过上几年花天酒地的日子。所以,现在黑白两道都在找他,包括他之前的雇主。

    帕瓦很清楚,汤宇那帮手下,不会是想帮他。

    对此,他并不在意,现在这种割据形式,想要逃出边界,都不能叫偷渡,随随便便就出去了。一个区域的通缉令,很难流转到另外一个区域里去,就算是“智管中心”发布的,各地强度也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对日后的生活质量很有信心,况且有越来越多的先兆显示,下一波高能潮汐很快就到来了,那时候又是天翻地覆,谁还会关注一个通缉犯?

    帕瓦已经决定潜逃,但在此之前,他需要完成一件事:

    那个“小糖舅”,还是要处理掉的。

    帕瓦先生在道上的名声,需要拯救一下,以后在周边区域混迹,名声也很重要。

    还有,做了这事儿,也能尝试和汤宇那个变态缓和一下关系,就算不在这边混了,那样一个睚眦必报的,也一定要小心。

    再有,就是心中的新的预见,奇妙的预见,在驱使着他。

    嗯,在此之前,他肯定要做更周全的准备。

    帕瓦在城区和城郊的接合区域躲了两日,等到了一个雨天。

    东七二五区已经是热带区域,雨天只有更加闷热。而这边的城市,就好像是一个涂脂抹粉的老妇人,晴天的时候端着,还勉强能看;一旦下雨,污水泥浆就顺着条条沟壑流淌开来。是的,比地上建筑更糟烂的就是地下管网,你不能指望一个刚刚获得所谓“政权”的割据势力,在短短六七年中,将之前已经打烂的地方重整完毕,再“送”给可能的下一任。

    所以哪怕已经快22世纪了,在东七二五区,仍然有各类传染疾病在人群中流行,在城郊区域转一圈儿,碰上几辆运尸车,也不算奇怪。

    帕瓦就刚和一辆运尸车擦肩而过,他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明明有广阔的荒野,还有很多城市的废墟,结果这些人非要聚在这里,指望那点儿免费的口粮,结果还不是这般下场?

    帕瓦踩着泥泞的地面,在城郊贫民窟里兜兜转转,雨势渐大,忽然就“哐啷”一声响,好像是哪个区域临时楼板被雨水冲刷下来,还伴有惊呼和惨叫。

    大概率运尸车走早了……

    这种情况也不稀奇,如果仔细去看街上的沟壑中流淌的颜色,流转的浅红也殊为可疑,但又很快就与其他污浊色彩混搅在一起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环境中,帕瓦转了好几个圈子,满身泥污臭气,和这边的居民几乎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中间与治安队、联防组的人员远远打几个照面,对方也全无察觉。

    折腾了半天,帕瓦终于见到了今天的目标,东七二五区很有一些名气和信誉的黑商:素巴通。

    这家伙厚嘴唇、高颧骨,皮肤黝黑,但又油光水亮,这也是他区别于周围那些穷鬼的最典型特征。像这样一位相对比较成功的黑商,不可能常住在这片糟乱区域,他只是将自家的联络点和工作室放在这里,平常就在城里面享受人生。

    正因为他过着这样舒坦的日子,嘴巴也就不比之前那么谨慎了。

    一见面,素巴通就咧嘴大笑:“帕瓦先生,不得不说,现在那让人失智的赏金,正好匹配上失智的你。”

    帕瓦不生气,等到办妥事情再气也不迟。

    他时间宝贵,单刀直入:“我要换个壳,还要新权限。”

    在他被通缉的那一刻,“李义生”的壳子就没用了,相关权限全被收回。

    虽然通过非法改造,他还能控制身上这些智械组织和装备,却已经无法进入城市核心地带,更不用说“小糖舅”居住的那种高级住宅,二十四小时A类权限警备,让他的潜入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否则,那天晚上也许他会选择等唐立回家后下手,再从容“爆缸”,汤宇很喜欢这个。

    素巴通回答得也很直接:“我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才刚说出口,他就感受到了帕瓦凸眼中的寒气,连忙加大笑容,调转方向:“但可以给你指一条路。你知道的,‘废矿区’前几天刚被清理过一遍,百废待兴,那里有很多人需要额外的进项,而且那里面也有很多人,要比城里面的家伙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帕瓦冷笑:“能够在城里混的,不会跑到野外去,尤其是智械师。”

    刚说完这个暴论,就看到素巴通意味深长的眼神,然后他就读懂了这里面的意思:

    “你是说,反抗军?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,我不知道,你瞎猜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不可以。”帕瓦摸着下巴处颇有些规模的胡须,“反抗军也没什么,只要能做手术就行。”

    做完之后,他反手一个举报,正好可以给他后续的行动做掩护。

    只是,反抗军里面的狠人也不少,让他们动手改造,万一对方也手黑,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于是帕瓦摇摇头:“我不会去废矿区,你让那个人过来,钱管够,情报消息什么的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素巴通咳了一声:“恕我冒昧,帕瓦先生你还有支付能力吗?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他就想抽自己一个嘴巴,而且也理所应当地看到了帕瓦那格外冰冷的双眼。

    只是很快,那对眼睛就被一片金色遮挡。帕瓦伸手指头一搓,七八根金条“啪”地展开,好像是开屏的金孔雀,空调间里的温度,在这一刻分明也升高了。

    素巴通颇有身家,但每日里花天酒地,开销也大,每次看到这些,还是按捺不住。

    帕瓦就对他讲:“这是你的中介费。”

    素巴通伸手,却是抓了个空,又听帕瓦道:“不要做多余的事,虽然我格外喜欢。”

    对此,素巴通很理解,帕瓦说是说,他不介意在逃亡路上再灭个口之类。

    于是他厚嘴唇裂开: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他随即又伸手,在眩目的“金屏风”上,小心翼翼取了边上的两根:“我要先询问那边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无论成不成,这两条可爱的小金鱼都是他的了。

    帕瓦点头:“在这儿问,别忘了,我要的是清醒手术。”

    素巴通点头,现场打了个电话出去,半分钟后挂断:“那边说要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考虑才正常,敏感时期这种改造手术,说不定就是智管中心的钓鱼大法。